赫十六

闲的没事,愿意写东西。

第四章 人物性格是私设的

  两天后,老城区烂尾楼的地下室。
  “玛尔塔,准备好了吗。”
  “嗯,走吧。”
  听了玛尔塔的话,奈布倒吸了一口冷气,然后一脚踹开了地下室的门,两人对视了一眼便走了进去,但他们并没有看到杰克,奈布说:“玛尔塔,你去右边找找,我去左边,小心点。”玛尔塔说:“放心吧。”说罢便往右边走去,奈布看了看她,往左边走去。
  但还没走多远,就听到了玛尔塔的叫声,“妈的,玛尔塔坚持住我这就来。”
  奈布用尽全力朝着玛尔塔跑去,当他跑到的时候看到的景象,让他崩溃了,他看到玛尔塔被绑在石柱上,而她的喉管已经被利器割开,她已经被杀死了,奈布的瞳孔张开扩大,身体开始剧烈颤抖,虽然张开了嘴,但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,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慢慢的划过他惊恐的脸庞。
  这时他的背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哈哈哈,奈布·萨贝达,失去恋人的感觉怎么样啊,你真的应该听听,她临死前还在叫着你的名字,她还觉得你可以救她,真是太可笑了,哈哈!”他的每句话都在刺激已经愤怒到极点的奈布。
  “我要杀了你,杀了你,杀了你,杀了你,杀了你!”
  奈布一个箭步冲了上去,然后又一拳打在了他的脸上,这一拳就把杰克打出了两,三米。
  “我要杀了你,你要给玛尔塔陪葬,我要把你大卸八块然后把你剁成碎末,然后在玛尔塔的葬礼上当花瓣撒,我要你付出代价。”
  就在他想打下一拳的时候,皮尔森带着一队人冲了进来:“奈布住手!”
  然后命令队员把他拽了过来问他:“玛尔塔在哪。”
  奈布喘了口大气,给了他一点提示,皮尔森看了一眼,回头一把抓住了奈布的衣襟大喊到:“谁干的。”奈布一脸怨恨的说:“那个疯子!”皮尔森听后气冲冲的向站在那笑的杰克走了过去,但他的队员却一把拽住了他说:“警长在看,别冲动。”皮尔森听后压了压火喊了一句:“把他们都带回去!”
  最后奈布因故意伤人被判入狱,而杰克的案子却因没有线索以及他的精神问题而被送回了精神病院。
  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
  半年后,奈布被释放出狱,他回到了那个曾经充满甜蜜的房间,他游走在房间的各个角落刚开始脸上还有些许笑容,但当他来到卧室时,他哭了,他回忆起了以前的点点滴滴,他趴着床上,哭着哭着睡着了,就这样奈布一直活在玛尔塔离去的阴影里直到半年后,他收到了一封信:
  奈布我知道你肯定想杀我,我就再给你一个机会明晚还是那个烂尾楼,这是你最后一个机会,明晚见,哈哈!
  奈布看完信后表情十分凝重,他翻出了曾经使用过的那把手枪。

 
 

评论

热度(4)